主页 > 男人 > 正文
“这样哄你的男人一定很爱你”
发布日期: 2022-01-01

  为首的光头男子,打量了昏暗的包厢后,恶声恶气质问秦暮晚,“有没有看到一个一米八多的男人?”

  这时,耳边响起一道宛如老母鸡般尖锐的嗓音,“秦暮晚,你还要让我们等多久?”

  秦暮晚一脸的讥讽,“谁让我爸现在有求于我?毕竟他还要靠我这个女儿,去攀附权贵呢!”

  “你那死掉的废物母亲,真不知道哪来的能耐,居然能跟墨家那样的名门望族定下婚约!说不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!”

  而秦暮晚的未婚夫,墨景修,不仅是功勋卓越的退役军人,而且还年轻有为,相貌俊美,身家好几千亿,是墨家这一代的天之骄子!

  继妹秦若仪同样嫉妒得心里泛酸,“你这种土包子,哪里配得上墨家的那位!比起你,我才更有资格成为墨家的儿媳妇!”

  秦暮晚毫不留情地讥讽,同时脸色沉了沉,目光充满警告地看着杨新月,冷厉道:“另外,注意一下你的言辞,再敢让我听到一次你侮辱我妈妈的话,我直接去墨家悔婚,让你们一毛钱都捞不到!到时候看看我那好父亲,会是什么反应!”

  他脸部线条刚毅俊美,五官精致得宛如谪仙下凡,上身穿着微皱的黑色衬衫,薄薄的布料,将他完美的身材线条勾勒而出,得利斯火腿肠里竟吃出塑料片 消费者获赔800元结实且性感www.bp5k0.com.cn

  说完,他顿了一顿,小心翼翼道:“不过……爷,两小时后,您可能得和您的未婚妻先见个面……”

  三年前,母亲去世,她父亲秦雄听信继母杨新月的怂恿,将她‘流放’到乡下外婆家。

  他咽下一口气,命令道:“你还有一个半小时!我这就带你去做个造型!立刻去换衣服,随我出门。”

  秦暮晚心里厌恶,没动,后背挺直地看着自己父亲:“想要我嫁人,先告诉我,我妈当年到底是怎么死的!”

  “当年妈妈只是小病,为何一晚上就撒手人寰了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欠我一个解释!”

  秦雄突然勃然大怒,猛地打断秦暮晚,厉声呵斥,“你要我说多少遍,你母亲就是情况恶化才走的?这都过去多少年了,你还揪着不放,没完没了的是吧?”

  男人一身贵气,身上穿着纯黑色手工定制西装,扣子扣到领口第一颗,看起来格外严谨,一丝不苟。

  “秦先生,我觉的这桩婚约有点太急了,所以想要先以未婚夫妻的名义处着。婚礼的事,回头再议,毕竟结婚是大事,你觉得呢?”

  秦暮晚直接回了酒店,墨景修则回了公司,处理了一些事务后,才在晚上将近十点的时候,回到御景园别墅。

  她起初没反应过来,片刻后猛地一机灵,吓得睁开眼睛,整个人几乎从床上弹起,“什么人?你……你怎么进来的?”

  墨景修立在床边,看着床上迅速蜷缩成一团的小东西,微微扬起唇角,用低醇的嗓音,说道:“别慌,是我,我说过会来找你的,这么快就忘了?”

  不料,男人突然倾身下来,逼近她,嗓音带着说不上来的性感,在她耳畔道:“你说呢?我说过要对你负责!”

  “若仪,你快进去找找,那死丫头带没带名贵的东西!记住,动作一定要快!我在外面帮你盯着!”杨新月拉着女儿的手嘱咐道。
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